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无忧爱书网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 急流勇退

她蓦然睁大眼。武松没事人似的, 眼睛斜着瞄,研究地缝里长出来的一株顽强青草。

掌心里一片柔软轻轻挣了一下, 认命地不动了。试探着轻轻握紧了些,凉丝丝的,那份力道似乎是从指尖一路向上传,细白瓷上擦出一抹晚霞般的光晕。

她嘴上却硬,做出一副鄙视的小眼神:“怎么,舍不得你那点酒了?回头我周济你点儿?”

“说正事。”

“硌得慌。”

说的是被重重包围的、手心里的那个空盏子,边缘太硬,硌她手心。说得有多无辜, 武松只好将手放开来, 欲盖弥彰地左右看一看。

也只有这种事上,能让她胜出一筹了, 不妨让着。但最起码,让他试探出一点七零八碎的心思来。

那些她碍着面子、难以启齿的东西, 真当他粗枝大叶, 感觉不到呢?

反正他不信, 要是有别的男人这么突然袭击一下子,她能摆出这么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儿来。还有心思跟他谈判呢。

他笑笑:“说正事。”

潘小园也不跟他扭捏, 酒也不多讨了,直载了当地说:“便是你那位便宜师兄史文恭,来梁山作了一次妖,将我连累不浅,你不会没觉出来吧?”

武松点点头。史文恭到底什么心思, 同为争强好胜的臭男人, 他觉得稍微能体谅出一点点:史文恭是在高调宣布, 不管梁山对他采取如何手段, 他都能游刃有余地肆意妄为,去他想去的地方,见他相见的人,说他想说的话,并且让梁山上最硬的刺儿头武松都束手无策,眼睁睁的看他为所欲为。

武松漠然无言。有那么一刻,他目光里带了些阴暗狠戾,一根冰冷的刺。

潘小园莫名其妙有点想逃。鼓起勇气又说:“那日史文恭在我那里的所作所为所说,我都原原本本的全抖落出来了,没半点瞎话。你信不信我?”

武松微微扬起下巴,瞟了一眼天边的霞。

她到底是沉不住气。倘若他真对她有疑心,不会随口诓一句假话么?

说到底,不过是想讨个他的态度罢了。他于是将那一瞬间的不愉快卷回心里去,一口将剩下的半碗酒闷了,才说:“武二自然信你。”

信任是一回事,膈应是另一回事。但他思来想去,将两人从相识以来的关系链中的每道褶子都抖落开了,才发现他是横竖最不应该膈应的。

她在她院子里接待了什么人,和谁促膝而谈过,她那副有感染力的笑容又给谁看了,和谁碰过杯,那只凉丝丝的、软绵绵的手,又曾让谁握在手里过,不论是在过去还是将来,他武松不是头一个没资格过问的么?

又想到她那执着的不婚不嫁的宣言,不正是剥夺了他多管一切闲事的资格?

一时间心头有些莫名其妙的沮丧。拳头不知该往哪儿打。空咆哮。

潘小园不是没看到他眼神有些闪烁,但他既然说信了,那便没有假。赶紧乖巧的一笑,回归正题:“多谢!可不少人不这么想。你仔细回忆回忆,当日在我院子里,五湖四海来相聚的那些人——包道乙、史文恭、岳飞——一个个竟跟我这个‘局外人’都有交情,指名点姓的打招呼,谁要没觉得奇怪,那也别在黑道上混了。没盘问你,那是碍着兄弟的面子,可那不代表没人计较。况且,这里面又算计了晁天王一条命去……”

她一面说,一面是给自己理顺思路,到头来,终于下决心,一口气说道:“所以我想着,眼下寨子里刚得了不少财物,钱粮方面,很长一段时间用不着操心了;各项工作都进了正轨,我手底下也训练出了不少能顶事的小头目,不如……”

武松的思路让她带着一路狂奔,越听越诧异,直至最后,眉头一紧,探寻之意不言自明。

潘小园自嘲地一笑,接着说:“……不如,趁着那些个疑心和传闻还没发酵,先来个功成身退,将钱粮方面的重任卸下来。毕竟,这是有关山寨命脉的勾当,寨子越做大,越显出钱财的要紧来。我若是再在这条路上积极往上爬,难免不会让人多心。”

一番话说下来,竟有些喘不上气来,口干舌燥,低头看地,捻着裙角,脑海中闪过那日在断金亭上的脑力对决,画面是金黄色的,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直到不久之前她还觉得,那一场战斗,是她永远也不可能跌下来的人生巅峰。

武松将她的话消化了好一阵,有点难以置信,忍不住伸手按在她肩头,追问一句:“你……不想在山寨做事了?”

就算同样坐着,武松也比她高出一个头来。欺近了,语气中又有些侵略性,本该让人唬一跳。潘小园却似是铁了心,反倒扬起头,坚定地看他一眼,扶着木桩子,一骨碌站起来,一下子比他高了。

袖子里掏出一叠纸,递过去。

“我已经把卸任的‘辞呈’都打好草稿了,你过过目。这算是跟老大们表个态。至少,要等史文恭这摊子事摆平了,各样谣言散了,再考虑东山再起。”

想了想,最后这个成语用得有些勉强,好像自己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似的。还东山在起呢,十分有自知之明地自己嘟囔一句:“再考虑继续搬砖。”

武松没听见她最后这句找补。好在他立刻懂了她的意思。这阵子虽然跟她见得少,但也有所耳闻,知道她的工作越来越力不从心,但只有她自己作为当事人,能抽丝剥茧地分析出这么个结论来。

还是有点惊讶,把她写的稿子接过去,略略一看。没什么语出惊人,话也浅显易懂,更难得的是,做了这一阵子钱粮工作,每天批复记账,她那笔字也越写越秀气,拿得出手了。

这算是跟他商量?她说得可好听,“帮我参谋参谋”,但话里话外,颇有那么些一意孤行的意味。

他往后一仰,刻意做出些满不在乎的口气,不痛不痒劝一句:“急流勇退,你可想好了。能混成今天这样子,那是撞了不少大运。想再来一次'东山再起',得再费多少工夫?”

潘小园微笑:“我知道。但如今手里既有些本钱,要想再输回一穷二白,可也没那么容易吧?”

武松忽然笑了,右手伸出来,让她拉住一拽。借着那四两的力,他也长身而起,掸掸身上的灰土。

再问一句:“你想好了。”

“想好了。”

“要我怎么帮你?”

“嗯……”说得轻声细语楚楚可怜,“手上权柄都交出去,免不得低调度日,可能得让二哥你接济一阵子。万一有人往我头上安罪名儿,你最好能帮我说句话。”

武松忍不住一笑。还以为她抛出什么上刀山下火海的要求呢,点头答应了,居然觉得有些不够。

“那分给你的院子呢?是不是还得让出去?我这边是不是还得给你铺张床?”

潘小园一乐,他想问题的角度倒别致,首先考虑他自己会不会降低生活水准。

“那兴许不用。我就当那钉子户,好歹也是给山寨立过功,还能把我赶出去不成?再说了,要赶我,鲁师父也不干啊。”

武松好奇:“他怎么会不干?”

潘小园故意不答。让他联想去吧。

武松不遂她意,一点歪心思没起。鲁智深的尿性他清楚。

正事商定了,一面收拾碗碟坛盏,一面忍不住跟她再闲扯两句:“其实你也用不着顾虑这么多。歇业不干,不过是为了避嫌。谁让你不肯挑个大树底下乘凉呢?山寨里这么多好汉,但凡入了谁家的门,便是彻彻底底的自己人,谁还会怀疑你?”

一通话说出来,看她神色。浓眉俊眼,眼中闪出些挑衅的意思。

潘小园脸上微微一红,小风吹着,看不太出来。背过手,微微歪着头,目光有些躲躲闪闪。

恋爱有风险,撩人须谨慎。是不是自己情不自禁的小小的一吻,代价太大,还必须把整个人打包送给他了?

眉眼官司打起来不好玩。武松再一眨眼,变回了那个胸怀坦荡、正大光明的江湖豪杰。朝她笑笑,不言语,闷头往外走。

潘小园:“哎,你听我解释……”

追上两步,怕他生气,一拉衣角。

武松神色居然有些严肃,轻轻把她手拽下来,嘱咐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

潘小园不解:“你去哪儿?”

他像是突然打定什么主意似的,兴奋中带着急促的语气:“你既然不想掺和钱粮的事了,我倒有个消息告诉你。只不过眼下刚有眉目,你等我一刻,我回来跟你细说。”

说完,也不管她在后面张口结舌,吱呀一声开门,远远唤来小弟罗圈腿,大步就要出发。

潘小园还要问什么,那门被风一吹,吱呀又关上了,空留她一个人,木桩子、酒坛子、蒲团子。

※※※※※※※※※※※※※※※※※※※※

潘小园(哭):谁能告诉我,“我只想恋爱不想结婚”,翻译成古代人能听懂的话,怎么说

喜欢穿成潘金莲怎么破~请大家收藏:(www.51asw.com)穿成潘金莲怎么破~无忧爱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最新章节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全文阅读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txt下载 - 南方赤火的全部小说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无忧爱书网

猜你喜欢: 天下师兄一般黑盛世嫡妃我在清朝当咸鱼带着空间穿越繁枝落绝泪五洲重生嫡女:风华倾天下承乾秘事宠后作死日常红楼之富贵闲人致命嫡女重生之康熙荣妃嫡女魔医,师父请下嫁德妃娘娘美若天仙[清穿]秦时明月之岸芷汀兰侯门衣香世宦贵妃她一心只想种田休了那个陈世美桃花满庭院红楼之林家幼子虐妃穿越之复仇邪王追妻:毒医世子妃欢喜农家科举记鬼王宠妻:绝色特工妃
完本推荐: 齐天逆圣全文阅读最强复仇系统全文阅读我的时空旅舍全文阅读超级医生全文阅读超级捡漏王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六零童养夫全文阅读我们是兄弟全文阅读都市之仙尊归来全文阅读荒野之活着就变强全文阅读诡神冢全文阅读野村那些事儿全文阅读重生之资本帝国全文阅读极品乡村生活全文阅读重生成龙王后我靠海鲜发家[种田]全文阅读重生算什么全文阅读不是妻管严(网王)全文阅读校园绝品狂徒全文阅读天降我才必有用全文阅读新妻上线:莫少掠妻很强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炉石之末日降临拯救诸天单身汉革清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全球灾变:避难所无限升级小阁老二婚必须嫁太子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重生之星空巨蚊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生生不灭我真是女明星洪荒调查员万诱引力[无限流]神级农场桀骜肥妃之杀手王妃不好惹大宋有种三国之最风流九爷的小祖宗又在线打脸了娘子送我上青云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万古第一武神穿越后加错点怎么办moba:LPL!000号选手!超神学院之异能者修罗武神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逆天御兽师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txt下载手机版 - 南方赤火的全部小说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无忧爱书网移动版 - 无忧爱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