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无忧爱书网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 马滑霜浓

到了晚间, 果然大雨倾盆。一只蔫头耷脑的鸽子湿淋淋栽进兵部大营。鸽子脚上栓的竹筒已经湿透,里面的信纸模糊不可辨认。萧让戴上水晶老花镜, 瞪视了好一阵子,才勉强认出几个字:“大雨……黄河决口……在即……”

整个华北都在下雨。若在正常时期,应该组织民工抗洪抢险,加固大堤才是;而河北西路守将却打算逆天而行。以此时黄河的水位,不出几铲子,那大堤非得立刻崩溃不可。

韩世忠的信里,是最后一次绝望呐喊。说他已经放弃进谏上官,转而准备开始营救灾民了。

而金兵不喜湿润天气, 早就在太原城外优哉游哉的扎营,每天日常抢劫掳掠,笑看一群宋人作死。

“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府衙里,潘小园默默帮武松收拾东西, 两个大包裹栓起来,还不死心问一句:“今晚就走?大雨不见得能停。”

“来不及了。今夜去军营最后动员一下。不管天气如何,明天一早出发。”

武松接过包裹, 掂一掂,觉得重,又从里面抽出几件换洗衣裤, 笑道:“这些就不要了,最多回来的时候臭些个,你别嫌弃。”

她扑哧一笑,问:“那……什么时候回来?二十天?一个月?”

武松没接话。默默盘算了好久, 才答:“说不准。”

他很少有“说不准”的时刻。就算是上次在幽州城, 五百精兵偷袭金军大营, 他也丝毫不放在心上, 还说什么“城里的酒给我留着点儿,别让他们都喝光了”。

而这次不一样。行军路上,将是狂风骤雨,泥泞难行,本是最不利于出征的时节。当年晁盖怒打曾头市,一阵狂风将新制军旗半腰吹折,成为万分不利之兆,而晁盖老大哥最终死于此役;而以此时的天气,若是武松下令竖起军旗,一百面旗子都吹断了。

然后还要渡黄河、救太原。李俊带着一干水军头领,已经事先去整顿船只、探听路线,回来的时候轻松汇报,说黄河里的浪稍微有些大,倘若过渡的船只一艘不翻,他们请梁山兄弟一人一顿酒。

带的兵马都是精兵,然而数量只有金军的一小半。这次没机会偷袭,而是要堂堂正正的进行正面抗战。马匹缺少,甲胄缺少,武器缺少——尽管之前的国债销售,已经填补了大部分的军费缺口,但比起金军一人四五匹马的配置,宋兵的机动性依然弱得可怜。

武松自己心里纷乱,却看不得她忧虑,安慰一句:“我们只是要解太原之围,保住黄河,又不期待一次把金兵打回老家去。你在城里好好儿呆着,扛过这一阵,咱们……咱们……”

“咱们”了几声,却也夸不出什么海口。眼前的路模模糊糊看不清。

究竟有多大把握能及时回来?回来之后,又如何保证,不会世道突变,物是人非?

她心下黯然。被时局推到这般情境,不作为便是千古罪人。难道还能跟他说什么,“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武松忽然又说:“东京城里不能松懈。大伙还依仗你主持大局。京城里现在物价飙高,得小心有人不满作乱。另外,你若得闲,组织一下城内的医馆大夫,等我们回来……”

她咬着嘴唇点头。等大军回来,少不得需要救治的轻重伤员。

武松再寻思一阵,觉得还有千言万语想要嘱咐,让她微笑着打断了:“不着急的事,便等你回来再说。你既今晚出发,现下还有两个时辰工夫,不如……先睡一阵?”

武松乖乖点头。出征之后,怕是难得有两个时辰的好觉睡了。

往榻上一倒,固执地拉着她手:“你陪我。”

她笑道:“我再去给你准备点干粮。”

手腕紧了紧,“你陪我。”

力气上云泥之别,哪拗得过他。于是只好留下来,跪坐在榻上一侧,让他枕在自己大腿上,探身吹熄小几上的蜡烛,屋内昏暗一片。

看他安心合眼,睫毛盖住眼下,刚毅隽秀的脸庞倒转,别有一番沉静。只是他胸膛上下起伏,却怎么也缓不下来。半睡半醒的,忽然含含糊糊说:“承义军……”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承义军?”

随即想起来,是明教军的新番号。赶紧俯身凑近,轻声问:“承义军怎么了?”

“咱们现在缺他们不得,可也要防备,我……我怀疑……”

当初和明教的结盟,是靠着那戏剧性的“五局三胜”,并非方腊的原始本意。武松始终没对伊拉失了戒心。

这会子心绪不宁,终于说出了心底深藏的想法:“我怀疑他们现下积极抗战,联络义军……是为了争取日后割据江南的谈判筹码……因此你也要留心,莫要让他们坐大……”

潘小园心中一凛,郑重点头:“我明白。”

“聚义司”终究没法把所有人统战彻底。防人之心不可无。

武松嘱咐一句,心满意足地翻个身。没静多久,又忽然睁眼,黯淡光线中两点晶亮。

“倘若我没能及时回……”

她心里一紧。“军属”是不是注定得永远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每次暂时分别之前,都得假设这是最后一次见面?

逃避这种想法,轻轻抚他额头,半哄半认真的说:“知道啦。要是你耽搁了,我就收拾细软往南跑,担保不让你担心……”

他却坚决摇头,眼中映出一双她的倒影,左右摇晃。

“不,这次别逃……就算我们此次失利,也未必便一败涂地,东京也许还能守住……或许需要谈判,别放弃……谈判的事,找宗泽、李纲……别找秦桧……梁山剩下的兄弟,交给你……我和他们都说好了……要是、要是真的躲不过,你也别怕,岳飞会护你周全……他跟我保证过了……”

她听得诧异,马上忍不住的心疼。他倒安排得挺好!

紧抿着嘴唇,不跟他做小儿女态,故作轻松笑道:“你就会给我出难题。就不怕人家不服我……”

武松低沉一笑,忽然扳下她脖颈,重重亲了一口。

“我武松的女人,什么做不得!你休管旁人言语,到时候该怎样怎样!旁人越是要打垮你,你越是偏要好好的活给他看!能不能做到!”

她轻轻“嗯”一声。这不是武松一向的做人准则么?他一向严己宽人,今日头一次,用这个标准要求了别人。

居然有些与有荣焉的感觉。低下头,吻他的鬓发额角。他像个小孩子似的蹭她的脸,用绒绒的未剃净的胡须刮她面庞,见她要躲舍不得躲的样儿,满足地一笑。

听他喃喃说:“成亲……到现在,没什么可给你的……周老先生的教诲、补遗……一个小本子,放在我床头箱子里,对你没什么用,但是别丢了……还有,清河县的老宅,郑彪已经还给我了……不值几个钱,但以后也是你的……别让外人占了……”

她又想生气又想笑。话说得这么掏心掏肺,可见是未曾偷偷藏私房。

不清不楚的跟他斗嘴:“谁说成亲有多久了……”忽然想起来什么,“可还没洞房花烛,欠着呢!嘻嘻……要不现在赶紧补上,两个时辰也勉强算一夜了,唔,我去点蜡烛……”

爬起来要走,又被他拽住了,几乎是撒娇的语气:“回来再说……等我回来再给你补!”

也隐约知道他的用意。不说话了,低头,追上他一双干燥的唇,轻轻衔住,静静跟他相触研磨。

窗外雨点声声,密集如麻。树叶枝条的影子隔窗乱晃,打得嗒嗒作响。忽然一阵狂风刮过,打落几根脆弱的枝桠,纷乱落在地上。雨水的湿气,带着烟火熄灭的轻微焦香,一阵阵传到近处。

远处的街头巷口响起几声急切的关门闭户。一只狗汪汪的叫。不多时,那叫声也停了,想必是让人开门放进了院子,寻到了遮蔽的所在,安稳睡卧去了。

全城百姓都在避风躲雨。可他呢,却要迎着风雨而上!

双手捧住他脸,描摹着硬朗的线条。还不满足,轻轻的咬他一咬,炽热的鼻息冲在她下唇,吹散她的发梢。双手被火热的握住了。

他一言不发,微微张开唇,将她含住大半。这个姿势还算陌生,动作间少许生涩,只觉得尝不够的柔滑甜美,又蜻蜓点水的般的消失。不由自主挺身,再含住,出击,浅浅一掠。上下两具身子同时一颤,仿佛飘荡在温暖的半空。这感觉足够他记到上战场的前一刻。

但要记住的还远远不止这些。反手轻轻一拉,柔软的身子拉进怀里,翻身覆住,她轻轻“嗯”一声,皱眉,还要想着别压疼了她,刚一抬身,让她用力搂住脖颈,彻底陷在白皙幽香之中了。

她的肩怎么能那样窄,腰怎么能那样细,从骨子里透出的柔软,倒似能把那个钢铁般汉子驯服得化了。狠狠吻她,从上到下,一双手带着新伤旧痕,粗糙的指腹肆意游离,滑腻绵软,从领口探进去,毫不怜惜的揉搓捏挤,握得她全身颤抖。

她这才觉出不妥,细密的长吻中挣扎出声:“你、你不是马上要走……”

喘息,“怎么,赶我?”

“不是……”

心头有些气急败坏。也许是被自己给带坏了,也许因着始终缺失的洞房花烛,给他带来了一定的心理误区:他似乎一直没培养出对某些事情的仪式感,更没觉得此事是须在特定时间地点才能做的——可还没入夜呢!严格点说,这叫白日宣淫,传出去是会被弹劾的……唔……

他再不说话,一路密密实实吻下去,急切的火热气息是无言的催促。看到修长的脖颈扬起来,嫩嫩的肌肤薄薄的跳,学着她的样子轻轻咬,咬出一阵轻颤,终于忍不住出声,眼看雪白凝脂上浮出胭脂,她这才哀求:“红了……别、有印子……”

微弱的抗议完全被哗哗的雨声盖过。充耳不闻。仿佛没有明天似的,他偏要吮她,偏要霸道,偏要用力,偏要不规不矩的一寸一寸都摸在手里。上次和她肆意亲热,已记不清是何时了,下次……不知还有没有下次!

她也不挣了,喘不过气的当口,报复似的扯他衣带。怀里的零钱荷包滑落在地上,叮叮当当像下雨;再下一刻连衣裳也被扯滑下去,耀眼的朱红跳出来,整个人映得如火燥热。

窗外雨点的节奏乱了,带着泥土清香的水滴在屋檐角,断线珠子一样汇集在地,划过青苔石阶,流淌蜿蜒,不一刻就泛滥成溪。

拨开漆黑碎发,露出肩膀让她咬,不盈一握的细腰往上一托,柳眉尖梢一颤,一声含混不明的呜咽。

心头一丝歉疚,忍住要命的顶心发麻,全身肌肉紧绷绷的,汗珠滑落,滴在她心尖。吻吻她泛红的耳廓,等她慢慢适应。

只是也忍不得太久。她感不到动静,反而觉得堵得慌,带得心里慌慌的,鼻音浓浓,轻轻叫一声“二哥”,身子微微一扭。

一石激起千层浪。暴雨倾盆,雷霆万钧之势冲撞开来。她一声尾音提在半空,犹如离水的鱼,只剩下大口喘息,细声叫唤。头脑里一片混沌,眼前仿佛浓雾升腾,又被他一点一点的拨散,偶尔露出一丝清明。睁眼看,一双深不见底的瞳仁乌黑发亮,带着些任性的欣赏,不知将她多少难堪神情尽收眼底。娇声抗议,伸手去捂他的眼,未及抬到一半,巨浪涌来,不由自主弓起身子,再乱动不得了。

细流入海,感到他的脉搏,温热中窒息,想求他慢点轻点,声音出口,自己也听不出到底说的是什么。整个人瘫软下来,再攀不住他,湿淋淋落下万丈深渊,又被他一把捞回人间,翻个身,往上一提,呜的一声,声音被闷回枕头里了。

难道是真的把这当做最后一次,他从头到尾一言未发,孔武有力的身躯仿佛不知疲倦,一下一下凿到她心里去,煎熬中分不清是痛楚还是快乐。“来日方长”四个字是被你吃了吗,是要我就此记住你吗,你不在的时光,让我每天想一次,想十次,你做到了,放了我吧……

……

惊涛骇浪中溺死了不知多少次,不知被他摆成了什么样子,终于听到他低喘出声,狠狠咬住她的唇,碾压拨动,辗转深吻。极限将至,他突然闭眼,将她轻轻一推。

一瞬间空空荡荡,世界停滞了,所有的声音消失了。

她仍有些神志不清的,空虚得难受,喃喃抱怨:“回来……要、给我……”

没有回应,只闻粗喘。一道闪电炸裂。突然间明白了,泪水夺眶而出,撑起身子,把他扑倒身下,用力把他双手拉开按住,指尖掐进他肉里:“为什么不给我……呜呜……为什么不给我……”

武松歉疚,别过脸,终于出声:“我……我不想……”

从来没觉得“香火”有多要紧。孙雪娥的遭遇看在眼里,差点便是一尸两命的惨境;岳飞的家信他也读过,当时不是嗤之以鼻,连道“无聊”么?

万一……万一是那个最坏的结局,她一身沉重如何跑得快。乱世中若是想找个倚靠的肩膀,也不至于被拖累太甚。

她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理智节节败退,疯了似的低头吻他,抚弄他,泪水和着汗水滑落脸庞,唇瓣含在他口中呢喃:“你瞧不起人,我姓潘的什么时候当过累赘,离……离了谁不是活的好好儿的,我有……有五百精兵,有……有一群生死兄弟,有钱,有地……也不是小脚,跑得也不慢……”

“你别瞧不起人!你别瞧不起人!……”

“给我!……”

哪有精力想那么多,只觉得和他紧紧贴在一起时,自己才是完整的。

*

抵死缠绵到脱力。等到彻底清醒过来时,武松已离开了。夜深凄冷,被子把她盖得严实。衣裳整整齐齐给她叠在小几上,旁边倒了一碗水。她端起来一饮而尽。嗓子都哑了。

蜡烛旁边摆了火刀火石,嗒的一声,打出一束暖光,照亮满身狼藉。

外面雨声渐稀。汩汩的水流汇进沟渠,淹没了昔日的风门集会之所。透过窗纸,隐约可见城头一束束火光。远处有军队整齐地喊着号子,井然有序地向调动进发。

她呆坐了好一阵,慢慢扶着墙壁站起来,打水擦洗,穿好衣裳。照照镜子,露出来的脖颈上红痕一片。不由得撅起嘴,匀些细粉,用心涂抹遮住。

打伞出门,巷子口正敲三更。外院一排耳房漆黑一片,几个丫环仆役都睡了。贞姐儿的小屋子也关了门,里面均匀的呼吸声。

她怅然若失,寻思着眼下府衙冷清,空房甚多,武松又不在,回头请些朋友住进来,也多少添些热闹。

到了水井旁边,蹲下来,找到做了记号的青砖,轻轻一掀,露出渗水泄雨的下水道入口来。透湿的石板上,一个扎得紧紧的小油布包。这是风门和她约定的送信地点。信件推进下水道,再用细竿子一顶,就能到达她府衙的井边。

水夫人隔三差五来一封信,汇报国债发行的情况。而这次的油布包里,装的却不是水夫人的信。她拿回屋里打开一看,忍不住又惊又喜,暂时忘记武松离去的失落,笑了。

喜欢穿成潘金莲怎么破~请大家收藏:(www.51asw.com)穿成潘金莲怎么破~无忧爱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最新章节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全文阅读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txt下载 - 南方赤火的全部小说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无忧爱书网

猜你喜欢: 欢喜农家科举记喜盈门摄政王的小祖宗六岁了我就是这般女子重生嫡女:风华倾天下宠后作死日常有匪凤凰台斗珠世宦鬼王宠妻:绝色特工妃凰权天下师兄一般黑绝泪五洲重生替嫁小绣娘致命嫡女裙上之臣昆虫模拟大师[综武侠]卦妃天下侯门衣香烟水寒穿越之复仇休了那个陈世美王风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完本推荐: 第三次重生全文阅读蛟龙的神话崛起全文阅读重生之神级败家子全文阅读回到明朝当暴君全文阅读狂妃天下:夫君溺宠无双全文阅读娇软小媳妇全文阅读夜半禁区全文阅读上神的快穿求爱路全文阅读重生空间打造医女神话全文阅读无敌剑域全文阅读都市超强神医全文阅读影后虐渣成神记全文阅读旷世神医全文阅读我的贴身校花总裁全文阅读天道投注站全文阅读野村那些事儿全文阅读带着仙葫开农场全文阅读待他乘风归来全文阅读异世流放全文阅读樱桃唇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摄政大明第三十九次攻略洪荒调查员前方高能武极神话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大唐验尸官破碎的我怎么拯救一个破碎的你摄政王的小祖宗六岁了宋疆原来我是道祖最初进化诸天之角色扮演修仙从华娱开始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大唐第一逆子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崛起在港综世界不可思议的山海我在直播种田末世之冲破黑暗首辅娇娘完美转世以后诸天神国时代[综]每日一锦鲤革清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txt下载手机版 - 南方赤火的全部小说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无忧爱书网移动版 - 无忧爱书网手机站